请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死人经
章节报错

死人经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保护

  南宫坏很不服气,她没有败在顾慎为手里,也没有败给自己,却被上官飞连累了,可是仔细一想,她的溃败并非无迹可寻。

  还在京城的时候,她一眼就看出这个西域人对自己不怀好意,那时她还粘着胡子,用男声说话,凭着丰富阅历,她知道上官飞是什么人,对此不做任何判断,而是充分利用这一点,哄骗他一块逃离京城。

  成功轻而易举,上官飞早已厌倦璧玉城如履薄冰的生活,他心中没有半点雄心壮志,母亲却不肯放弃,仍然逼着他争权夺势,全然没有看清情势:上官如已经将一切牢牢掌握在手里,顺理成章的继承者是那个没有上官家血统的上官成,想推翻妹妹比龙王当年对抗独步王还要困难。

  他一见钟情,以踊跃的态度接受对方的谎言,心想去哪都比璧玉城要好,夹在母亲和妹妹中间,已经快要将他逼疯了。

  南宫坏在利用上官飞,同时小心地与他保持距离,为此甚至去掉伪装,恢复本来的女子面貌,让她没想到的是,上官飞的痴迷居然更深了。

  这世上什么怪人都有,南宫坏也算见多识广,心中虽然鄙夷,表面上不露声色。

  施青觉那一拳将她打成重伤,也让她明白一件事:上官飞乃是无能之辈,空有一身狠辣凶猛的武功,胆小如鼠,根本保护不了她。

  若非伤势太重,南宫坏当时就会将厌恶清晰地表现出来,然后把上官飞撵走,可她连吃饭喝水都困难,一切行为都要依靠这个无能之辈的协助。慢慢地她由想撵撵不走,变成了不想撵走。

  上官飞纵有千般缺点,却有一样好处,以少年般的热情无畏爱着她,事事顺从。在别人眼里又脏又累的活儿,他都高高兴兴地接下,好像能服侍她是一种荣耀。

  这种专属的爱,是常年在外经商的父亲、在贫穷中挣扎的母亲都不曾给予她的,教主慈最胜更没有,她向外人夸大了自己在十方教中的重要地位。她是心腹,可教主的心腹不只一个,她与教主保持着肌肤之亲,同样也不是他唯一的女人。

  路上,南宫坏的伤势渐渐恢复,她以防备铁山匪徒下狠手为借口。继续依偎在上官飞怀中,等她恍然醒悟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对这个无能之辈产生了强烈的独占欲,作为被照顾者,她却感到有义务保护这个怪人,甚至找出一个理由:上官飞太无能、太胆小了,若是无人指点。早晚会自己把自己吓死。

  南宫坏明白自己的心事不过是最近两三天的事情,她吓了一跳,但是掩饰得非常好,她对上官飞的态度不仅没有变好,反而逐渐冷淡,好像已经不再需要他的帮助。

  因此,她很纳闷,顾慎为是怎么看穿真相的,这个男人与上官飞截然相反,看样子对情爱既不感兴趣也没有多少了解。

  “等等。”她及时阻止了施青觉。和尚仍然举着刀,“你赢了,把我们两个放了,让铁和尚保证不再追杀我们,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。”

  顾慎为看了一眼施青觉。“铁山是我的朋友,我不能替他们做决定,我只能替你求情。”

  南宫坏仍然盯着顾慎为,杀人的刀在铁和尚手里,决定权却归于龙王,她才不相信所谓的“朋友”,而且她跟上官飞一样,害怕这个唇上带疤的铁山领袖,不敢与之对视。

  “抱歉。”施青觉此前没跟顾慎为有过任何交流,却对他的真实想法了若指掌,“我已经把她的头颅许给了大将军庞宁,我可以晚动手几天,但不能违背诺言。”

  “早死晚死,不如现在动手,我不会为多活几天泄露秘密的。”南宫坏的目光一瞬也不离开顾慎为。

  上官飞低着头,三魂七魄丢了一多半,脑子却仍然清醒,“你得向龙王效忠,只有这样铁和尚才不会杀你。”

  南宫坏火冒三丈,甚至觉得这三个男人在合伙欺骗自己,快速地向上官飞瞥了一眼,他的胆怯是真的,直到这时她才明白,顾慎为从前的确是叱咤西域的龙王,这种人从不接受交易,永远都要将对方彻底踩在脚下才甘心。

  站在山头观望的一名匪徒大声报告:“是小阏氏的骑兵,人可不少,越来越近了。”

  “小阏氏一直想要你的头颅。”南宫坏眼前一亮。

  “嗯,她不是唯一这么想的人。”顾慎为一点也不着急,“我还在等你说出秘密。”

  “我不会效忠于你,你根本不配。”南宫坏声嘶力竭,在她心中仍有一条底线,无论如何也无法突破,“动手吧,把我们都杀了,你们都会为此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施青觉没有动手,顾慎为轻声叹了口气,“你误解了,我已经不是龙王,不会再要求任何人效忠于我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放我们走?”

  “你可以走,任何时候都能走,上官飞也可以,我只是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。施青觉看在我的面子上一直在推迟动手,我很感激,不能再对他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了。告诉我秘密,然后你们两个就自由了,仅此而已。”

  南宫坏又向上官飞瞥了一眼,终于明白顾慎为的意思:两人必须留在他身边,才能得到保护,而且这种保护不算承诺,完全取决于施青觉对顾慎为的“友情”。

  这比低头效忠只是好了那么一点。

  崆峒派的陈锦克跑过来,“有一队人马正向这边驶来。”

  “嗯。”顾慎为仍然无动于衷,甚至没有下令准备撤退。

  僵持片刻,南宫坏还是屈服了,“我只对你一个人说。”

  施青觉放下刀,面无表情地向山头走去,秦夜明和陈锦克跟在后面。

  “你也走远点。”南宫坏恼怒地说,为了上官飞这个“被利用者”,她将要付出多大代价啊。

  上官飞扶着颤抖的双腿,“等一会,让我定定神。”深吸两口气,腿上终于有力量了,向另一个方向走去,不敢靠近施青觉。

  “我希望小阏氏的骑兵待会就能杀死你。”南宫愤恨地说,明知毫无意义,还是忍不住说出来。

  “我向你保证,几天之内都不会将你的秘密泄露给其他人,所以我要是死于小阏氏手下,你的秘密就永远都是秘密了。”

  “哼。”南宫坏压低声音,凑近顾慎为,看到他毫无戒心的倾身,心中颇感遗憾,要是手头还有十方教的毒药……“教主死在羽林军营地里,但他会在西北复活,他的下一个真身就是庞宁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最新推荐

三生道妖 九叔首徒 独行在诸天世界 武僧一生游 华山之笑傲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 三哥的拳头 丹师剑宗 狼生百年 封神之老祖 仙侠奇缘之献天缘 暮露天机 万象之主 我在人间杀神仙 自九叔世界不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