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死人经
章节报错

死人经 第七百八十五章 血肉

  这是韩无仙期待已久的一击,当她喊出“叛徒”两个字时,右爪已经抓到荷女的后心,与此同时,长发像一张黑色的大网罩向荷女全身。

  她计算好了一切,唯独没料到龙王的追击会如此之快。

  顾慎为无法停下手中的刀,这就像一场倾尽全力的追逐游戏,无论是追者还是被追者,面对咫尺差距,都被激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,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,在外人看来,停止追逐只是一念之间的事,对当事者来说,那却是不可能的,他们的精力全都集中在一个地方,没有留给其它任何念头以存身之处 。

  顾慎为的这一刀刺向的是荷女,可她身后的韩无仙却感受扑面而来的压力,体验与旁观终究是两回事,她看到木老头等人成片地倒下,可是只有亲身面临刀剑的压力,她才知道还是小瞧了这两个人的实力。

  荷女就在自己手中,只需要极短的时间,韩无仙就能将秘术劲力输入她的体内,从而重夺控制权,可以随心所欲地报复,可她犹豫了,她知道龙王的刀肯定会刺透荷女,却不知道他会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。

  韩无仙终会后悔这一瞬间的犹豫,可在当时,这是她无可选择的本能反应。

  剑尖与刀尖相交,荷女像是搭在劲弩上的箭矢,向后飞得更快。

  韩无仙觉得手上一滑,好不容易到手的猎物即将脱手离去,她摒弃心中不合时宜的犹豫,不躲不让,五指运力,终于牢牢抓住荷女的肩膀,长发也缠在她的胳膊上。

  这是千载难逢的时机。只需一刀,简简单单的一刀,顾慎为就能彻底除去心腹之患。

  面罩中间的目光依然冷漠,杀气却倏然消失,那本是荷女的标志。

  顾慎为永远也搞不明白,到底是自己一时心慈手软。还是荷女杀气尽消影响到自己的心境,总之,他那本应致命的一刀,竟然变成普通的一刀,失去毒蛇吐信般的威力。

  荷女却没有放弃求生,她已经退到与韩无仙平行,左手反手抓住敌人的小臂,右手长剑挥舞,对当胸刺来的一刀。不做丝毫抵抗。

  两人之间看似无休止的追逐还是结束了。

  荷女像一只受伤的大鸟,起起伏伏,艰难地向荒野中逃蹿,速度却快得惊人。

  韩无仙站在原地,长发短了一截,断发绕着她飘散,右小臂鲜血淋漓,手上的血更多。她却无动于衷,破天荒地神情严肃。眺望荷女逃走的方向,与龙王一样,没有追赶。

  小臂的伤口似乎一点影响也没有,过了一会,韩无仙抬起右手,在手心里是一块血肉。荷女的血肉。

  “你想吃我,我也一样吃你。”韩无仙的声音仍是温柔的,笑容也重回脸上,然后她将那块血肉塞到嘴里,左手变出几粒药丸。一块吞了下去。

  顾慎为感到难以遏制的恶心,自从与大鹏鸟相处,并在金鹏堡里搬尸以来,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。

  他努力控制全身的肌肉,下定决心不在这个女人面前露怯,在两人的关系中,怯意即是破绽,很可能令地位颠倒,因此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韩无仙。

  “小崽子要跑!”后面一个声音叫道。

  野马没有死,他受了重伤,但没有丧失行动能力,冲进附近的鸦群,借着黑色的掩护,迅速消失。

  木老头和屠狗也没有死,倒在地上,惊讶地看着龙王,同时问道:“你怎么不追啊?”

  顾慎为没法追,他有一个荷女没有的隐患,体内的寒气,他已经将它控制得极为顺手,甚至能当成攻击敌人的力量,可是遇到强敌,还是受到激发,他正全力与之对抗,处于走火入魔的边缘,绝不想为野马冒险。

  这也是他不想向外人显露的破绽之一。

  顾慎为没有回答两人的问题,仍然盯着韩无仙,好像第一次看到她。

  韩无仙也看着他,脸上笑容越发浓郁,嘴角的鲜血让这笑容倍增诡异,“我以为龙王能杀死她。”

  “我以为韩堂主能拦住她。”

  “哈哈,不管怎么说,你刺中了她,我抓伤了她,荷女怕是得休整一段时间了,可惜”韩无仙看了一眼受伤的右臂,“她也抓掉我一块血肉,足够她炼制一两年的解药了。”

  晓月堂没有所谓的信任,忠诚全靠药物wēixié,荷女也不例外,当她刚加入晓月堂时,吃了韩无仙的凝血定脑丸,等她囚禁堂主,也逼韩无仙吞下丹药,喂食者的血肉,正是解药的重要成份之一。

  屠狗没看到惨烈的一幕,所以听不懂韩无仙的话,木老头却猜到了刚才的情景,勉强站起身,给自己点穴止血,然后捂着胸口走过来,“婆娘,你的血宝贵得很,不要白流,来,我给你止住。”

  韩无仙再次抬起右臂,在伤口上舔了几下,半张脸孔因此沾上血迹,像是红色的面罩,奇怪的是,血竟然真的止住了。

  这一幕落在屠狗眼里,他睁大了眼睛,腾地跳起来,将自己的伤势忘在脑后,“你怎么……这是……”

  朝阳照耀,韩无仙整个人好像都在散发光辉,柔声说:“要我替你止血吗?”

  屠狗拼命摇头,马上给自己点穴止血。

  木老头的想法跟他正好相反,“哎呀,我的血还没止住,婆娘,你给我止一下吧。”

  韩无仙露出喜悦的笑容,“好啊,我还记得你的血特别香甜,希望七转大还功没让味道发生变化。”

  木老头想起当年两人在床上的可怕经历,浑身一颤,跳到龙王身边,“算了,我现在个子变小,血也不多了,还是好好留着吧。”

  然后他抬起头,以仰慕的目光看着龙王,“刀剑合璧,龙王,你跟荷女联手,简直是天下无敌啊,你俩要是早学会窍门,老头就死在沙漠里啦。死人经,死人经,真他娘的是邪门武功。”

  “永远不要再提‘刀剑合璧’这四个字。”顾慎为冷冷地说,木老头只看到刀剑的威力,却不知道施展者为之付出的代价,而且他非常qīngchu,自己与荷女没有再次“合璧”的机会与可能。

  顾慎为走向遍地尸体,屠狗虽然伤得很重,胸前湮湿一大片,仍在舞刀驱赶兴奋的鸦群,他不认识这些人,仍无法忍受他们死后遭到摧残。

  骆启白武功最高,死得也最惨,身上横纵交错着七八道伤口,双目兀自圆睁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最新推荐

修真家族平凡路 武林浮沉启示录 问天归来 青猿传 最强玄宗系统 走进影视武侠 洪荒之准提问道 元阳道君 西游之龙游诸天 逸剑游 问道真武 梅琳传奇 恐怖修仙世界 蛤蟆大妖 诡异修仙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