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死人经
章节报错

死人经 第六百二十六章 驯服

  ()  银雕思忖良久,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语言描述年轻的龙王,老汗王并不着急,他却觉得失职,为此暗暗自责。

  他敬畏眼前的老人,不是当成神灵和老汗王,更像是父亲与兄长,两人年龄悬殊,地位更是天差地别,相互间却有着奇特的理解与默契。

  这不是帝王与侍卫的“忘年交”,银雕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,老汗王也永远不会允许平起平坐的僭越行为发生,哪怕是私下无人的时候。 ..

  多年以前,银雕对此进行过深入的思考,最后得出结论:自己被驯服了。

  他已经由一匹凶残的狼、一只高飞的鸟,变成依附于主人的看家犬与猎鹰。

  有那么一段短暂的时间,他对自己的变化感到沮丧,怀念失去的zì yóu与快意,老汗王看在眼里,没有一句话的责备,而是给予他一年的假期。

  他重返南疆,以旁观者的身份重新审视自己混迹过的江湖,三个月之后回到龙庭,取消假期,彻底抛掉旧名,即使在家里也自称银雕。

  他发现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zì yóu,江湖是另一张网,混乱而破败,它制造出zì yóu的幻象,是因为与宫廷相比,实在没有多少值得炫耀的地方。

  所谓快意恩仇不过是欺软怕硬的代名词,永远都有一条看不见的界线,告诉你哪些人能杀,哪些人连碰都不要碰。 ..

  兄弟情义则是微缩的朝堂,表面上平等的地位,掩盖的却是极端不平等,总有一个人高居众人之上,下面是若干层依附者,各司其职。有吹捧者、助威者、玩乐者、掮客等等,谁也不能逾越自己的地位。

  最高位者也远远做不到随心所yù,诸多“兄弟”合在一起,像一座坚不可摧的模型,将他束缚在里面,“不败刀王”的xìng格与形象。只能由身边的人决定,他本人不过是挥刀的工具。

  既然zì yóu是虚幻的,银雕决定当一名踏踏实实的汗王翼卫,他与老汗王,就是忠诚猎犬与善良主人的关系,他完全接受这种地位,不以为耻,也不炫耀。

  正是因为此种罕见的平和心态,让老汗王对他另眼相看。给予极不寻常的信任,将考验龙王的职责交给他。

  “有一种狗,无论是诱惑还是威逼,都无法将其驯化,即使将所有骨头都放在盘子里,它也会一边吃一边观察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主人身上狠咬一口。”

  “这种狗叫疯狗。”

  “嗯,龙王不是疯狗。但他的确有点疯狂,并且将这种疯狂变成了力量。”

  老汗王哈哈笑出声来。声音渐无,笑意未减,好像已经消耗不起这点体力,无数人对他说龙王yīn险狡诈、残酷无情,冷静得不像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只有自己身边的这名翼卫。将龙王的最大特点形容为“疯狂”。

  “你把他说得好像是晓月堂的人。”

  银雕愣了一下,他对这个以女弟子为主的门派知之甚少,没有明白这一类比的意思。

  老汗王张着嘴,继续无声地大笑,然后他说:“疯子未必是英雄。英雄却都是疯子,没有疯狂的意志与野心,谁也无法忍受一路上的寂寞与挫折,更无法面对杀戮而无动于衷。你的目光很敏锐,龙王骨子里是一个疯子,有几个人能为了报仇而组建起一支军队?又有几个报仇心切的人能将仇人的子女留在身边?我年轻的时候也是疯子,或许现在还是,不过已经剩得不多啦。”

  银雕冷峻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,这就是为什么他会选择成为汗王翼卫的最重要原因:他不是疯子,当不了英雄。

  “像龙王这种人,也能被驯服吗?”银雕不了解疯子的心理,他觉得没有可能的事情,老汗王或许胸有成竹。

  “能,死亡能驯服一切。而且,龙王很可能没你想象得那么疯。”老汗王亲切地眨眨眼睛,表明他还通过其他渠道观察过龙王。

  银雕还是得跟龙王谈一谈,这是必不可少的过程,就像当年找他的神秘人,他负责揭露真相,能否接受全要看龙王自己。

  顾慎为与上官飞准时来到王宫,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会面,受到邀请的多达近二百人,大部分都是这几天龙庭大会各项赛事的优胜者,至少一半是普通牧民,或者是自家的牛羊最肥美,或者是展示了过人的放牧技巧。

  也有不少贵族,十位王爷却一个也没出现。

  这更像是与民同乐的欢宴。

  方闻是事先提醒龙王,真正的私下会面可能是在宴后,要他耐心等候。

  龙王因为是贵客,被安排在离主位很近的地方,一左一右,陪坐的是上官飞与一位王孙。

  上官飞激动万分,几乎没碰过桌上的酒菜,目不转眼地盯着老汗王,希望还能从他嘴里听到一两句表扬,可惜,老汗王似乎转天就忘记了这位勇士魁首,不要说表扬,连目光都没在他身上停留。

  而且老汗王停留的时间很短,举了举酒杯,由身边的太监说了几句勉励的话,坐了一会,很快离席。

  上官飞深感失望,不住地叹气。

  午宴之后,他又高兴起来,大部分受邀者离开王宫,回去向亲朋好友吹嘘自己离老汗王有多近,上官飞与龙王却接到通知,他们要留下来,参加规模更小的晚宴。

  顾慎为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老汗王,心中没有形成明晰的印象。

  那是一位瘦小的老人,以七八十岁的高龄,背驼得还不算太厉害,可脸上的斑块显出十足的老态,只有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的人,才能忽略掉这明显的死亡痕迹。

  在普通北庭人的心中,这是神一样的主宰者,在儿孙的描述中,这是冷酷狠辣的压制者,在妻子的嘴里。这是荒yín无度的男人,在法师们的眼里,这是追求长生不计后果的垂死者。

  顾慎为一样也没看出来。

  老汗王将真实的自己掩饰得如此之好,以至于顾慎为开始怀疑最初的猜测,或许老汗王根本没想拉拢他,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。

  中间休息的时候。翼卫银雕打消了他的怀疑。

  上官飞和几名表现出sè的勇士被叫去参加一场小型比武,不分胜负,人人有赏,上官飞心里很清楚,自己必须控制拳头,绝不能打死打伤任何人。

  顾慎为一个人坐在帐篷里,几名女奴进进出出,送来大量的果品甜点,她们退下不久。银雕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最新推荐

修真家族平凡路 武林浮沉启示录 问天归来 青猿传 最强玄宗系统 走进影视武侠 洪荒之准提问道 元阳道君 西游之龙游诸天 逸剑游 问道真武 梅琳传奇 恐怖修仙世界 蛤蟆大妖 诡异修仙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