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死人经
章节报错

死人经 第四百四十四章 救人

  男孩大概十来岁,独自行走在冬夜里,技巧尚显稚嫩,心智却已成熟,丝毫不显紧张,摸到小巷最里面的客店门口,解下背在身后的狭刀。

  狭刀无鞘,在男孩身上显得过于长大,他随意地握在手里,好像这是他习以为常的简单任务。

  男孩跳墙进去,没过多久,从店内推门出来,狭刀已经回到背上。

  他好像很得意,脚步比来的时候轻飘,快步走出小巷,兜了一个圈子,向城北的方向绕去。

  顾慎为悄悄跟在后面。

  客店掌柜肯定无意中掌握了某些非常重要的情报,当着龙王的面没有想起来,结果遭到暗杀。

  这么小的孩子,金鹏堡高手如云,绝不会给他机会出来执行任务,有可能是胡士宁训练出来的学徒。

  留在疏勒国基地的那帮孩子,基本都是顾慎为亲自挑选的,可是他只对其中少数几人印象深刻,就算此刻与走在前面的男孩面对面,大概也认不出来历。

  走出几条街之后,男孩觉得彻底安全了,加快脚步,钻进一片复杂的街巷里。

  顾慎为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,结果在一处拐角遭遇伏击,那时男孩的身影刚刚在月色中消失,暗器从他右边很近的一棵树后射出,离他只有寥寥数尺。

  暗器来的很突然,却没有王宫议事厅中小王子的那种威力,顾慎为一路跟踪,警惕的就是被目标引入陷阱,所以对一路上可能的埋伏地点都提前做好准备。

  他向前迈出一小步,刚好躲过暗器,随即跃上右侧的院墙,正赶上准备逃走的伏击者。

  伏击者一身黑衣,显然对龙王的拦截感到吃惊,跳进院内,正要再次起身,冰冷的刀身已经接近脖子。

  “荷女!”伏击者小声叫道,用这两个字救了自己一命,也暴露出女子的嗓音。

  顾慎为对伏击者的身法非常熟悉,知道她会连续多次蹿上跳下,每一次都改变方向,直到甩掉追踪者,才加快速度直线前进,所以他才能抢先堵住对方的必经之路。

  屋子里的主人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声音,朦朦胧胧地叫了一声。

  顾慎为将狭刀架在女刺客的脖子上,逼其后退,靠在院墙上,她很配合地保持静默,双手举起放在耳边,表示自己绝不会反抗。

  主人咳嗽了几声,发现外面没有更多声音,倒头又睡。

  “我是来救你的。”女刺客极小声地说,故意对着龙王的脸吐气,好像跟他很熟似的。

  晓月堂疯女人的招术顾慎为领教过,所以马上抬左手挡住那股微弱的气息,同时右手加力,示意对方闭嘴。

  女刺客很听话,身子猛然僵硬,连眼睛也不眨。

  她比顾慎为跟踪的小男孩还要像孩子,对危险全不当回事,以为架在脖子上的刀只是一个好玩的游戏。

  又等了一会,约摸屋里的人完全睡熟,顾慎为小声说:“证据。”

  荷女早该从璧玉城回来了,她的迟迟未归也是顾慎为非常不解的一件事,可这名女刺客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快气质,与他见过的晓月堂弟子格格不入。

  “瞧我的剑。”女刺客的眼珠向下移动,语气越发显得熟络。

  顾慎为没有跟着往下看,仍然盯着对方的眼睛,左手拿出女刺客插在腰带里的长剑。

  剑鞘离身时,好像碰到了她的痒处,女刺客不由自主微微扭动腰肢,发出吃吃地笑声。

  她也像是个疯子,只是疯法与普通晓月堂弟子截然相反。

  这些都干扰不到顾慎为,他屏住呼吸,防止吸入迷药,然后借着月光快速看了一眼左手的剑,没什么特别的,他认不出荷女的标记。

  “拔出来。”女刺客小声提醒,有点小小的着急,于是不理睬架在脖子上的狭刀,双手握住剑鞘。

  顾慎为轻轻用力,拔出的是半截剑。

  荷女有两柄剑,剑柄上分别刻着“欢”与“允”,“欢”字剑在沙漠里伏击木老头时折断,她却一直没有扔掉。

  女刺客交出来的正是那柄“欢”字剑。

  “御众师把它当宝贝一样随身带着,犹豫半天才借给我,龙王不会不认得吧。”

  晓月堂干嘛要行刺自己,还声称是为了救人?顾慎为一肚子疑惑,但这里没法说话,于是将断剑重新插回鞘内,慢慢收起五峰刀,率先跃墙而出。

  女刺客晃了晃头,似乎觉得龙王的行为很好笑,然后也跟着跳出去,她明白,自己是逃不掉的。

  男孩已经没了踪影,顾慎为只得返回住处。

  一进帐篷,女刺客麻利地掏出火石,点燃桌上的油灯,然后退到一边,垂手站立,不像是俘虏,倒像是龙王的丫环。

  “你叫什么?”顾慎为对她已经相信了一点,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。

  女刺客捕捉到了龙王情绪的变化,两只眼睛弯成月牙一样,随手扯掉面罩,露出一张年轻而欢快的笑脸,“我叫韩芬,‘芬芳’的‘芬’,是晓月党弟子,御众师最信任的人。”

  如果她不是自吹自擂的话,荷女这回显然有点走眼。

  “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顾慎为在璧玉城接触过不少晓月堂弟子,当中绝没有这个韩芬。

  “御众师说最受信任的人都要躲在暗处,我就一直躲在暗处,这是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要暗杀我?”

  “我是在救你,可是我也想知道龙王的身手有多好,所以就试一下么,御众师说的没错,你果然很厉害。”

  韩芬说得轻松,顾慎为却知道刚才那一枚暗器她使出了全力,一点没有“试一下”的意思,这股疯劲儿有点晓月堂的意思了,可她那副盯着虚空也能自得其乐的样子,跟晓月堂的阴郁风格差别实在太大。

  而且她也没说到顾慎为最想知道的内容。

  韩芬迎视龙王冷酷的眼神,坦然自若,好像见到稀奇动物一样,细细地打量,好一会才明白过来,“哦,你想知道那个男孩是怎么回事,嘻嘻,你也不说,我还以为你要从我身上找破绽呢,我的确是晓月堂弟子,御众师最信任的人,我身上有御众师刻下的标记,不信你看。”

  韩芬动手要宽衣解带,顾慎为觉得自己的耐心一向很好,此时却有点不够用了,伸手止住她,“不用了,你先说那个男孩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最新推荐

修真家族平凡路 武林浮沉启示录 问天归来 青猿传 最强玄宗系统 走进影视武侠 洪荒之准提问道 元阳道君 西游之龙游诸天 逸剑游 问道真武 梅琳传奇 恐怖修仙世界 蛤蟆大妖 诡异修仙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