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死人经
章节报错

死人经 第一百五十章 立约

  剑与刀鞘都扔在地毯上,顾慎为手中提着狭刀,目光冷得吓人,好像躺在床上的只是一只人形靶子。

  许烟微心中掠过一丝寒意,但她什么客人没见过?于是身子像婴儿般蜷起,用半是恐惧半是乞求的声音说:“求求你,下手轻些。”

  顾慎为走到床前,用刀尖挑起衾被,盖在许烟微身上,他能用鲜血制住吕掌柜,能用银子收买许小益,就是对这个变化多端的女人,他掌握不好分寸,有时甚至想一刀杀死她。

  让顾慎为下不了手的是大肚佛,每次一想到那个丑陋肥硕的男人对自己女儿做的事情,他心中就充满了厌恶,在他眼中,这个女人有时比在阴沟里爬行的乞丐还要肮脏,可正是这种肮脏激起他体内残存的最后一点同情。

  顾慎为理解不了自己的情感,也不想进行无意义的挖掘,他就知道一件事,如果此时此刻不能让许烟微俯首称臣的话,就必须杀死她。

  他的同情仅限于此了。

  许烟微终于看懂了少年的目光,那不是客人常有的残忍、发泄与欲望,而是杀人者铁石一般的意志。

  “以后你会攒够银子逃离璧玉城。”

  许烟微看了一眼少年手中的刀,突然间莫名其妙真的害起羞来,不自觉地将被子拉上来,点点头。

  “但是你得把欠我的命还回来。”

  顾慎为曾经两次救过姐弟二人的性命,许烟微并非不知,但在她的世界里,向来没有亏欠的说法,只有支配与服从,于是她又点点头。

  “你要用三年时间替我做事,然后你和你弟弟就自由了。”

  这是来自一名杀手的要约,许烟微再次点头,她是个擅长演戏的女人,有时候连自己也分不清哪副面孔才是真实的,这次的她扮演的却是一个新角色:一名对自己的货物价值把握不准的商人。

  她喜欢这个角色,一直以来,她总是像酒壶一样被传来传去,从来没有过可以讲条件的时候。

  “开口说话。”顾慎为命令道,对她只会点头的样子有点不满了。

  “三年,我和小益替你做事,任何事。”她特意强调最后三个字。

  卧室里有一张桌子,上面摆着残席,顾慎为倒掉一杯酒,重新斟上,挥刀在左手腕上划出一道血痕,滴血入杯,然后转身看着床上的女人。

  许烟微穿衣的速度和脱衣一样快,起身的同时,衣裳已经披在身上,下床以后已经穿戴整齐,就是骤遇强敌的杀手,也不能比她做得更好了。

  “把手伸过来。”

  “我自己来。”

  许烟微心中充满了兴奋,对这次奇怪的、纯粹男人式的缔约深深着迷,全身心地投入进去,她拣起地毯上的剑,用力拔了出来,被迎面扑来的青光吓了一跳,然后像捧着圣物似地双手托剑来到桌边。

  轻轻一划,鲜血好像受到压迫的绵絮,从润滑的皮肤中跳出,如一朵瞬间开放的小花,刹那绽放,刹那萎谢,血顺着纤细的手腕滴下来。

  许烟微身子一晃,觉得脑子发晕,扔掉剑,扶住桌面,盯着两人的血在酒中融合,露出欣喜的笑容,端起杯子,喝了一大口,伸舌将腕上的血迹也舔掉。

  顾慎为接过酒杯,喝掉剩下的一半。

  他的判断没错,看似柔弱的许烟微有着一颗坚强的心,比大多数男人还要坚强。

  许烟微将弟弟叫上来,一起聆听新主人的吩咐。

  许小益将门户锁好,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银子,走上楼来。

  欢大爷的神情让他惊诧,他熟悉客人们满足之后的各种样子,其中绝没有这种无情的冷硬,姐姐的状态也不对,眼睛发亮,好像心中埋着一个巨大的秘密,既想深藏不露,又想公开于众。

  顾慎为再次将三年的约定说了一遍,对许小益没必要玩血誓这一套,然后开始提出具体要求,他拉拢这姐弟俩,并非随意的选择。

  “为我收集石堡的一切信息,任何信息,谁喜欢喝什么酒,谁的小脚趾头比别人短半截,我都想知道,不管有多琐碎、多离奇,通通告诉我。”

  许家姐弟生在南城长在南城,对这个泥烂之城无比熟悉,没有人比他们更适合做刺探情报的活儿。

  不过,两人听了欢大爷的话,都有点惶惑,想了想各自找到理由。

  “啊,我明白了,石堡想抓奸细,所以要探听大家都是怎么说的,敢在背后说坏话的人,就一刀……哼。”许小益做了个杀人的姿势。

  “你想步步高升,所以要知道头头脑脑的兴趣爱好,你再投其所好。”许烟微的猜测更接近事实。

  “差不多吧,可是我不要你们‘打听’,闭上嘴巴,只要竖着耳朵听就好了。你,让客人多说话,你,去街上、酒馆、赌场,听听大家的议论。作为报酬,你们不用每月交钱了。”

  姐弟二人郑重地点头,许烟微每个月能赚上千两银子,努努力还会更多,相对于这笔钱,欢大爷交待的任务轻而易举。

  有了金钱和探子,顾慎为还得有自己的“狡兔三窟”,次日一早,他带着许小益前往北城,拜见巡城都尉钟衡,两人曾有过数面之缘。

  钟衡对这名少年的印象很深,亲自出衙迎接,礼数周到,将其当成重要人物。

  巡城都尉自然会听说欢奴杀师的事情,但他绝口不提,只是恭喜少年荣升杀手。

  铁寒锋在北城买了一所宅子,钟衡派人去相关的衙门询问,很快就得到确认的消息,钟衡热情地替杨欢操办,当天下午,顾慎为已经捧着房契,站在师父“留”下的宅院中了。

  房契上的名字是“许益”,这是许小益的大名,不过他只能舔舌头,心理很清楚这些房子属于谁。

  宅子不大,只有一进,位置非常好,靠近北城通往南城的关卡,铁寒锋原本打算常常去南墙酒馆消遣的。

  顾慎为力邀钟衡去南城吃酒,当晚,在许烟微的小楼上,巡城都尉与两名手下一醉方休,钟衡留下过夜,次日一早离开的时候,怀里多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,那是顾慎为亲自去南墙酒馆向吕掌柜支取的,在南北城任何一家银号与钱庄都可兑付。

  顾慎为为自己的事忙了两三天,另一边的刘歪嘴急了,亲自上门拜见“堂主”,期期艾艾地提醒年轻的上司,如今一切都准备就绪了,最重要的刀客可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最新推荐

头号差役 金华问仙录 请龙吟之天下第一帮 大师姐又逼我做她道侣 无限世界投影 谢邀!高考落榜,已成首富 无限世界投影 一世龙皇 沧海神剑 诱惑之道途 逍遥上门女婿 苏子墨沈梦琪蝶月 永恒圣王苏子墨沈梦琪蝶月 永恒圣王苏子墨 永恒苏子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