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死人经
章节报错

死人经 第一百四十三章 杀师

  铁寒锋做了一个好梦,梦里他住在北城的大房子里,身边簇拥着许多绝色美女,一个小子绕着他叫“爹”,长得有点像自己的徒弟欢奴。

  睁开双眼他还沉浸在好梦中,一时间没认出自己住的地方。

  他真认不出自己住的屋子了。

  铁寒锋揉了揉眼皮,睁大了眼睛,没错,这是东堡的石头房子,身下也还是自己的躺椅,只是——一切都太干净了。

  遍地的酒壶、酒杯、纸团、断刀,躺倒的椅子,等等杂物,全都不见了,地面干净得好像被飓风扫过。

  床上被褥整齐,柜子闪闪发亮。

  铁寒锋隐约记得睡梦中好像见到有仆人在打扫北城大宅,可是现实中谁会做这个活?他只有一个徒弟,虽说当过奴仆,可是除了打架杀人,从没见他扫过地擦过桌椅。

  他站起身,走出房门。

  院子也被彻底清扫过了,连张纸片都没留下,兵器架立在墙边,几柄带鞘狭刀横在上面。

  院子一下子显得大了好几倍,铁寒锋倍感不适,先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下,确定这不是梦中,然后看着站在庭院中间的徒弟,“这tmd是怎么回事?赶我走也不用这么快吧?”

  “我要和你决斗。”少年语气冰冷,腰带里别着可笑的剑,一手拎着蒙面的黑布。

  “哈,你喝多了?疯了?还是不想活了?”

  铁寒锋以为徒弟是在开玩笑,可是杀手本能很快就告诉他,这个少年是认真的。

  顾慎为要和师父决斗,他有机会趁铁寒熟睡时动手,那样做更符合杀手的规则,铁寒锋虽然梦中也有自卫能力,终归比清醒时差了许多,而顾慎为,早已不是几个月前的学徒。

  这是一种仪式,也是一种象征,他要面对面地杀死师父,还恩报怨一次了解,这也是对《死人经》剑法的考验,他若是没本事杀死铁寒锋,也就没本事报灭门之仇,还不如死在师父刀下。

  “我不叫杨欢,也不叫欢奴,我姓顾,叫顾慎为,如果你还记得,那个被奸污的女人是我姐姐。”

  铁寒锋面皮抽搐了几次,既想皱眉,又想嘲笑,“顾慎为?你已经死了,我亲眼见过人头。”

  “那是假的,八少主两次拿回来的人头都是错的,他骗过了独步王,也骗过你们。”

  笼罩在事实周围的迷雾终于消散,铁寒锋看清了真相,心肠马上硬了起来,“嘿,小子,你胆大倒是挺大,可是太蠢,你放弃了最佳的暗杀时机,竟然跟那些蠢笨的刀客一样,想跟我决斗。”

  顾慎为双手展开黑布,没有戴在头上,而是用它蒙住了双眼,在脑后打了个结,“万事总有例外。”拔出剑,将剑鞘扔在地上。

  铁寒锋一瘸一拐地回屋,从躺椅下面拿出狭刀,重返庭院,准备一刀杀死自己的徒弟,在来回的过程中,他想的不是怎么出招,而是事后如何处理这桩意外。

  他不打算公开徒弟的身份,那样的话不仅会给八少主上官怒带来麻烦,还会令他卷入上官家族的是非漩涡中,他就要金盆洗手安度晚年了,没必要多嘴多舌。

  杀死徒弟一了百了。

  他握着刀,看着十步以外的少年,拿剑、蒙眼,徒弟一定是被仇恨冲昏头了,才会搞这种虚张声势的花招,有什么用?杀手如同工匠,有技巧、有规则,认真仔细就好了,花架子全是骗人。

  但他没法出刀。

  少年身上没有一丝杀气。

  杀气并非一成不变,它随着一个人的呼吸、内息、意志而产生细微的强弱变化,行家里手擅长感受这种变化,从中找出敌人一瞬间的漏洞,这种功夫没法讲解也没法传授,只能自己领悟。

  可是少年身上没有一丝杀气,铁寒锋找不到漏洞。

  有些高手会隐藏杀气,直到出招前一刹那才显示出来,可是自己的徒弟会是高手吗?铁寒锋很怀疑,慢慢地怀疑变成了确信,短短几天工夫,少年身上有某些东西发生了巨大变化,他早该看出来的,可是那次收割抢劫蒙住了他的眼睛。

  顾慎为眼前一片黑暗,就跟身处沙漠中的地下密室一样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要用剑杀人,他从《死人经》的玄奥文字中明白一个道理:杀人无法预演,杀人的剑法也无法练习。他得放下一切怀疑,彻底相信这剑法才行。

  剑法不仅仅是武功,还是一种信仰,不相信即无法领悟。

  他比任何时候都确信,在与荷女的分歧中,他才是正确的,唯有“己死”才能将一切交托给手中的剑,由它领路,寻找“生命之气”。

  “气”是流动的,好像一团团聚散回旋的云雾,不可目视,只能心领神会,但是最终它却会形成一副瞬息万变的图画。

  顾慎为“看”到了。

  他看到了一团气向自己冲来,也看到了那团气最薄弱的地方,手中的剑自动刺了过去,又收了回来,一切都那么自然,都那么简单。

  顾慎为扯掉蒙眼黑布,看到铁寒锋的狭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入肤不到半寸。

  铁寒锋睁大了双眼,无法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他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不要死在刀下,结果却要死在剑下。

  他松开手中的刀,转身向屋子里走去,脚步沉重,那一瘸一拐的姿势越发古怪可笑。

  狭刀从脖子上掉落,顾慎为用黑布擦去血迹,他的剑法还是没有圆满,没能一剑杀死敌人。

  顾慎为收起剑,拣起地上的狭刀,走进屋中,看到师父躺在椅子上,双嘴无力地张开着,目光黯淡,盯着屋顶,“tmd,白忙活了。”

  这是铁寒锋的遗言。

  顾慎为单腿跪在椅前,仔细看那张由红变白的脸膛,铁寒锋似乎正在变成另一个人,他不认识的人,不怜悯的人,或许那个叫紫玲珑的妓女会记得的人。

  铁寒锋的致命伤位于脖颈,几乎没流血,除了出手者本人,其他人若非仔细查看很难发现。

  顾慎为将狭刀抵在师父脖子上,顺着剑伤一刀切了下去,永远不会有人知道铁寒锋死于剑下了。

  红色的血浸染了躺椅,滴滴落到地面,顾慎为解下师父的红色腰带,一手提头一手持带,走出屋子。

  腰带被匕首钉在院门上,这表示一名学徒已经出师了,离双胞胎的生日还有三天,欢奴在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最新推荐

洞螟 钑龙 仙韵传 洪荒之忘忧仙草 重生之鱼神 我当仙帝 修仙琐录 问剑青天 道人书 武谪仙 诸天正道是沧桑 搞死自己的99种方法 从阴司开始 吾乃仙宗一炮台 无限之神话逆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