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死人经
章节报错

死人经 第六十五章 家务

  上官怒左手狭刀斜斜指向地面,挥起右臂铁钩,刺中雪娘的头颅,高高举起,仔细欣赏。

  雪娘那张原本腊黄的脸孔因为失血过多和月光的映照,显得如同附近的石人一般僵硬虚假。

  空中无头的尸体轰然着地,“青面”刺客消失在空气中,与其突然显现时一样迅速而神秘。

  顾慎为连打了几个激灵,浑身的毛孔都在竭尽所能的盛开,阵阵又凉又热的气息一层层地散发出去,好像体内寄居已久的某种东西正在疯狂地奔逃。

  他的脑子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清醒、镇定过。

  木刀与石人,根本就是金鹏堡为“大荒门”设下的圈套,上官怒正是由此判断出雪娘的来历底细。

  接下来,八少主会怎么对待这名告密的奴才?顾慎为站起身,擦去嘴角的血迹与秽物,默默地等待着。

  灼热感虽然散去,丹田内还像翻江倒海一样折腾,但他无暇顾及。

  上官怒收刀入鞘,左手扯着雪娘的头发,将头颅从铁钩上拽下来,然后对着躲在墙角的少年说,“把它扔下去。”

  顾慎为一时间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但是很快就醒悟,“它”是指无头尸体,“下去”是指小巷尽头的悬崖。

  这是他刚进金鹏堡时在积薪院的本行,顾慎为抓住尸体的一只脚,拖向小巷深处,全然不顾淌在地上的血迹。

  两排石人的尽头是一堆乱石,乱石后面果然是悬崖,顾慎为抛下尸体,突然觉得全身无比轻松,在心底纠缠的恐惧烟消云散,八少主在他眼中变成了普通人、普通的杀手、普通的“独步王”之子。

  上官怒一直跟在少年几步之外,左手按着刀柄,惊讶于欢奴的变化之大,刚在不久之前这名奴才还因为雪娘之死而狂呕,这时却从容不迫,好像抛下悬崖的只是一件无关生命的破烂玩意儿。

  唯有对死亡无所畏惧的人,才有资格成为真正的杀手,上官怒握刀的手稍稍放松。

  这一年来,顾慎为见多了杀戮与死亡,但恐惧从未从心底消除,直到这一晚,“青面”刺客干净利索的一刀将他的恐惧推到了极致,然后恐惧消失了。

  在巨石崖,“独步王”手下的黑衣人也曾以相似的招数杀死大鹏鸟,他却没有类似的感受,那时他完全沉浸在悲痛之中,忽略了自己的生死。

  上官怒看着悬崖边上的欢奴,只需要简单的一刀就能杀死这个奴才,甚至还可以免去抛尸的麻烦,这真是一种诱惑。

  “走。”

  上官怒转过身,提着雪娘的头颅,向巷外走去。

  顾慎为紧紧跟在身后,每迈出一步都觉得前面的八少主杀机渐消,尚未走出小巷的“刀柄”部分,上官怒已经恢复为不惹人注意的状态,唯有手中的人头表明他的杀手身份。

  巷口守着一名黑衣红腰带的杀手,见到上官怒立刻单腿跪下,双手捧上一只红木盒子。

  上官怒将雪娘的头颅放入其中,掏出巾帕,仔细地揩拭右手的铁钩,然后又以熟练的动作擦净左手,这一年来,他的左手已经比从前的右手还要运转如意。

  上官怒回身看了欢奴一眼,欢奴立刻明白自己该做什么,上前从杀手手中接过红木盒,捧着它,跟随主人继续前进,黑衣杀手则悄悄退下。

  两人回到八少主正院,上官怒似乎胸有成竹,怀着一个详细的计划,进院之后直奔后院的小厅,厅外同样守着一名杀手,看到主人之后立刻躬身后退,离开院子。

  小厅里亮着灯,显然有人在等八少主归来。

  上官怒推门而入,顾慎为稍一犹豫,也跟着进去。

  里面摆着一张半透明的屏风,八少奶奶与翠女的身影隐约可见,“称心遂意”四个丫环站在屏风左右,个个面色惊慌,似乎大难临头。

  地上还跪着一个人,荷女双手扶地,谁也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  顾慎为马上跪在荷女身边,明白了上官怒这是要整顿家务。

  从骑马走进铁山匪营看到数千名乌合之众的那一刻起,上官怒就对这桩婚姻甚为失望,“大头神”的女儿入门之后的表现,更是证明了他最初的判断无比准确。

  瞧瞧她带来的人,竟然全是现买来的,连来历都不问一声,结果两个小子暗算了一名杀手,令自己成为笑柄。

  再瞧瞧她的行为,明明知道丈夫与婆婆孟夫人是同一派的人,却仍然任性妄为,几乎得罪了堡里的所有人,让夫君越发势单力薄。

  最后,她的贴身乳娘竟然是金鹏堡的敌人派来的奸细,差点又使得他在父亲那里颜面尽失。

  这是一个扫帚星,空有一副好皮囊的扫帚星,上官怒心中苦涩,他从来没想过要当唯一能见她面容的男人。

  “夫君……”

  小姐在屏风后面颤颤地叫了一声,不管她平时有多蛮横,也早就感觉到了气氛不对,与平时大不一样,尤其是雪娘竟然不见踪影。

  “出去。”

  上官怒冷冷地命令道,屏风左右的四个丫环低着头,大气不敢喘,匆匆离去,瞎眼无舌的翠女也只是停顿了一小会,绕过屏风走出房间,因为太过慌张,差点撞在门框上。

  丫环们都走了,“大头神”的女儿备感孤单,“夫君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给她看。”

  上官怒的声音已经快要包藏不住内心的愤恨。

  顾慎为膝行到屏风边上,高高举起红木匣子,尽量低头,绝不观看小姐的一分一毫。

  屋子里长时间地静默无声,长到令人压抑,小姐终于开口,语调冷静得甚至带有一丝嘲讽,“终于摆脱她了,夫君,这是送给我的礼物吗?”

  罗宁茶的反应出乎上官怒的意料,更是让顾慎为大为惊讶,他第一次觉得,小姐或许也不是他想象的那么愚蠢。

  “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杀她吗?”

  “她是贱妾的奴才,也就是夫君的奴才,主子杀奴才,无需理由。”

  “嘿,好一位贤妻,雪娘是金鹏堡的敌人,化名混进堡内想偷点东西,可惜选中的两个帮手都不成器,同一天把她出卖了。”

  顾慎为恍然大悟,遣奴死前曾说过一句话,“雪娘会杀死咱们三个的。”当时他就猜这第三个人不会是传信的翠女,可是荷女看上去对雪娘忠心不二,怎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最新推荐

修真家族平凡路 武林浮沉启示录 问天归来 青猿传 最强玄宗系统 走进影视武侠 洪荒之准提问道 元阳道君 西游之龙游诸天 逸剑游 问道真武 梅琳传奇 恐怖修仙世界 蛤蟆大妖 诡异修仙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