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死人经
章节报错

死人经 第六十三章 告密

  出了院门,趁着路上无人,顾慎为小步跑向自己原先居住的石屋,他要找喂马的老张完成早已想好的“诡计”。

  老张没在屋子里,一如往常待在马棚,照料八少主的几匹坐骑,和那名少年一起居住的几个月,他也没说过几句话,现在和马儿在一起却像是在与老朋友聚会闲聊,唠唠叨叨没完,甚至没看到欢奴走过来。

  顾慎为看着这个跟牲口比跟人亲近的老头儿,越发觉此人与金鹏堡格格不入。

  “咳。”

  老张倏地转过身,原本安详和气的脸孔立刻变得阴郁凝滞,好像瞬间换了一副面具。

  “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
  老张不说话,连招呼都不打,顾慎为只得先开口。

  “我帮不了。”

  老张的拒绝简单直接,然后开始忙碌起来,表示整件事情都已结束。

  顾慎为没有走,他找不到第二个人帮忙,在这座石堡里,他一个真正的朋友也没有,等老张添完草料、擦完马身、收毕马粪,再也不能假装有活可干时,他又开口了,“我想见八少主。”

  “主人不在这儿。”

  “我要向八少主揭露一桩阴谋,这阴谋就发生在他身边。”

  老张猛地挺起身,两步走到欢奴身前,“我不懂什么是阴谋,也没兴趣了解,你想见主人,迈开腿走过去就是,别跟我罗嗦。”

  顾慎为直视着老张的目光,知道这位老人外冷内热,拥有强烈的同情心,“没有你帮忙,我活不过今晚。”

  顾慎为稍微夸张了一点,不过也不完全是谎话,他猜六杀殿应该很快就会发现木刀被调包了,而他正是最大的嫌疑人。

  “谁都会死,在这石堡里死得早一点也很正常。”

  老张气呼呼地说道,转身抱起一捧草料,发现马槽里还是满的,只得扔回原地,再次转身,看到欢奴还站在原处,不由得怒气更盛,“滚,滚得远远的,我只管喂马,不管人事,想见主人,去‘外书院’,一直向南走,就在石堡大门口。”

  “我不能让人看到我去见八少主。”

  老张哈地一声冷笑,他跟这名少年说的话已经够多了,超出了该有的界限,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讽刺道,“你的意思,是想让主人来见你喽?”

  顾慎为点点头。

  他想掩人耳目,防的却不是雪娘,因为“大头神”乖张任性的女儿,雪娘大概很难在堡内收买到人心,他防的是八少主的对头,诸如郭先生这样的人。

  这一点很重要。

  老张的神情先是惊讶,慢慢转为愤怒,觉得这少年分明是在消遣自己,“你耐心等着吧,石堡里奴才这么多,主人‘见’不过来,什么时候他来‘见’我,我给你传话。”

  “我要揭发的阴谋是针对八少主本人的。”

  顾慎为又撒了一点谎,不过他怎么也得将雪娘变成上官怒的敌人,这同样很重要。

  欢奴看上去很认真,不像是中邪,也不像是喝醉了,如果说老张身上还有一点外露的情感,那就是他对主人无限的忠诚,因此,他有点把这少年当回事了,“晚饭时主人才会回来,我去牵马时找机会跟主人说一声。”

  “我等不到晚上,就得是现在,没准现在都有点晚了。”

  顾慎为想象着六杀殿里发现木刀为假时乱成一团的样子,还有杀手们四处寻找大胆奴才的场景。

  老张心里充满了矛盾,他忠于主人,但不愿意参与到任何阴谋中去,即使是立功,他也不愿意,何况,他还不是特别相信欢奴。

  欢奴在他眼里是个奇怪的少年,心事重重,时不时露出吓人的眼神,既让人同情,又惹人厌恶,总之绝不是个好奴才。

  老张像是下了最后的决心,回到马棚里,重新抱起那捧他扔下的鲜草,但是转了一个圈,再次松手,走到欢奴面前,恶狠狠地说:“你最好别骗我,要不我拿你喂马,它们能把你吃得连屎都不剩。”

  马棚里一共六匹马,一起打了个响鼻。

  顾慎为回到小石屋里等待,据他观察,老张与八少主的关系超出一般的主仆,老张应承之后迈步就走的架势,证实了他的观察是正确的。利用这段独处时间,他又将整个计划在脑子里过了一遍。

  凭他自己的力量,无论如何不是雪娘的对手,告密是唯一的出路,但告密对象的选择却非常微妙。

  正常情况下,知晓秘密的人都会尽量将雪娘抓起来,严刑拷问,逼问幕后主使,而雪娘招供的第一件事大概就是欢奴的身世。

  只有一个人,有可能不经审讯直接杀死雪娘,那就是八少主上官怒,他正处在人生的低谷,迫切地希望在父亲面前重整旗鼓,绝不希望再次后院起火,杀手韩世奇之死已经令他狼狈不堪,要是妻子带来的人当中又惹出祸端,只会更显出他的无能。

  顾慎为站在八少主的角度,设身处地为他着想,觉得他会立即杀死雪娘,而且要神不知鬼不觉。

  这计划的漏洞也不小,上官怒有可能立功心切,偏要向雪娘问个究竟,也有可能在杀死雪娘之后直接将知情的奴才灭口。

  没有万无一失的计划,顾慎为心想,这是绝境中仅有的一条路,尽管前方迷雾重重,但总比另一条必定通往死地的道路要强。

  与雪娘对抗,他唯一的优势就是不怕死,不怕走火入魔,这大概是雪娘永远无法理解的。

  八少主上官怒静悄悄地站在门口,好像已经停在那里很久了,显示出一名杀手的必备素质,他没有因为亲自来“见”一名奴才而显出不悦之意,也没有因为要听到一件阴谋而露出急迫之色。

  顾慎为双膝跪地,克服心中那股挥之不去的恐惧,这恐惧是见到屠灭全家的仇人时从心底冒出的最真实情感,他说了一切,将雪娘的阴谋合盘托出,连六杀殿木刀的藏身之地也如实交待,只是将自己落在雪娘手中的把柄隐瞒不提。

  上官怒仍是不动声色,似乎对奴才本人更感兴趣,盯着他瞅了好久,“你没在一开始就揭发雪娘,现在又背叛了她。”

  顾慎为知道自己的回答事关重大,必须非常小心地遣词措意,“求八少主恕罪,小奴一开始很害怕,雪娘武功高强,威胁说要杀死小奴,可是小奴思来想去,终于明白,小奴虽是少奶奶带来的陪嫁,但是进了金鹏堡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最新推荐

修真家族平凡路 武林浮沉启示录 问天归来 青猿传 最强玄宗系统 走进影视武侠 洪荒之准提问道 元阳道君 西游之龙游诸天 逸剑游 问道真武 梅琳传奇 恐怖修仙世界 蛤蟆大妖 诡异修仙世界